× 快速导航
技术支持
分类
BOB半岛对话未来商业|奥创光年联创杨海:调研了近100家“一号位” 我们选择了“AI+营销”创业
发布日期:2024-02-01 23:45:20

  BOB半岛2024年1月29日,官宣1500万美元A+轮融资;2023年8月披露A轮千万级美元融资。

  ◼︎未来关键词:AI全链路营销解决方案;中小客户;降本增效;KA场景化营销

  1月29日,AI全链路营销公司“奥创光年”(Mogic Ai)官宣已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是奥创光年于2023年8月首次披露其A轮千万级美元融资后,仅在半年内再度公布的新一轮融资。

  在投资人愈发谨慎的大背景下,成立于2021年的奥创光年靠什么吸引到了投资者的连番加码?

  仅从履历来看,与开启AI创业的科技大佬相比,奥创光年的联合创始人兼COO杨海与AI似乎并没有直接联系。

  在创办奥创光年之前,他曾任雅诗兰黛集团副总裁;更早前,负责过宝洁和可口可乐的品牌工作,担任过百事可乐市场总监,也曾一度转战互联网大厂担任过阿⾥巴巴新零售市场及战略负责⼈。

  近日,杨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对话未来商业”(点击直达专题:对话未来商业记录、预见、让未来发生)专访时表示,他在雅诗兰黛任职时发现,随着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短视频的营销表现超过了预期,但制作成本极高。与此同时,20年的营销行业经验也告诉杨海,营销行业“离钱很近”,具备商业化前景。

  瞄准B端客户的痛点,奥创光年从“AI+营销”这一细分赛道切入,2023全年合同金额已达近亿元。

  如果说奥创光年的市场营销“基因”来自于杨海,那么它的技术基因来自于联合创始人徐哲。创立奥创光年前,徐哲曾是飞书产品负责人,此前也担任过阿里巴巴商家事业部产品资深专家。

  “技术决定了效率,市场把控决定了方向。”杨海认为,技术和商业化同样重要,AI公司如果只发展技术,很容易闭门造车,“当然市面上肯定有技术特别领先、碾压一切的公司,但我觉得这是一件蛮难也概率小的事情。”

  杨海笃定的是,AI创业不能只埋头做工具,而不管实际用户的应用场景和业务方向,也不能披着AI的外衣做传统的事;另一方面也不能放弃对领先技术的投入,否则估值再高也终会被时代淘汰。

  ChatGPT的一炮而红带动AIGC坐上风口,但早在外界蜂拥之前,AI的潜能就已经被一些“有识之士”发现了。

  “以后所有的公司都是AI公司,就像现在所有公司都是数字化公司一样,AI会成为底座。”谈及创办奥创光年的原因,杨海明确表示对AI大潮前景的看好,“我觉得这是未来10年的大风口,虽然2022年才因为ChatGPT被广泛关注到,但我们之前就在观察AI的发展情况。”

  或许正是出于对AI前景的高度认同,杨海决定离开雅诗兰黛,开启人生新征程。

  他曾是阿里巴巴商家事业部产品自资深专家,在加入字节跳动后,徐哲还领衔了飞书产品的筹备与上线月加入字节跳动,那是飞书筹备对外的关键时期。2019年4月,Lark正式上线,并在国内确立命名为“飞书”。

  徐哲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加入飞书之前,他的一个知名创业项目是2009年推出的时间任务管理软件以及2015年成立的邮件协同工具Rush。

  徐哲2020年离开字节跳动时曾引发外界关注。当时的消息称,徐哲计划在电商SaaS工具领域创业。

  “徐哲与我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他是一个有点极客的人。”杨海回顾与徐哲的缘分:两人在阿里共事时相识,又先后离开阿里各奔前程,在双双闯出一片天地后,又选择彼此成为创业伙伴。

  “我们经常会一起喝酒,也会一起踢球,我们是一个球队的。”谈起和徐哲的深交,杨海滔滔不绝,“对于行业趋势,我们经常会沟通,我是站在品牌方的视角,他是站在平台方的视角。”

  杨海对记者表示,他和徐哲都注意到短视频营销这些年增长非常迅猛,“我们意识到平台发力的过程中一定是需要生态助力的,这一块存在潜在的市场空间。”

  他们双双意识到,能够占领这块高速增长的潜在市场空间的创业团队很少,“既要了解平台、了解技术,同时还要了解品牌,了解商务运作,而我们的能力模式恰好是具备这些优势的一个组合。”

  或许正是因为定位的准确,以及创业团队的特殊背景,创立至今,奥创光年在融资上算一帆风顺。

  就在不久前,奥创光年官宣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美图公司、凯辉基金联合领投、彬复资本、万物创投跟投,其中凯辉基金为奥创光年A轮领投基金,万物创投曾参与奥创光年天使轮投资,本轮继续追加投资。

  “第一笔钱,其实大家投的是人。”杨海对记者表示,“到了A轮,投资人投的就是行业和赛道。”

  杨海感觉到,过去的三年间,资本对AI赛道也有一个思路逐渐清晰的过程,甚至“一开始,我们可能要花一天的时间和资本说AIGC是什么”。

  “ChatGPT崛起之后,市场一夜之间就被教育完了。不好的地方就在于,凡是大家广泛关注的就会有泡沫,会有更多杂音存在,比如品牌方会有一些过高的期待等。”杨海说。

  与融资一样顺利的,是奥创光年在商业化上的探索。杨海自认,奥创光年在商业模式上几乎没有走过弯路。

  “我和徐哲发现,我们现在对外讲的业务商业计划和三年前是基本一致的。”杨海说,在他看来,这说明在创业之初,他和徐哲对公司方向的把握是正确的。

  杨海告诉记者,2021年公司主要在打磨产品,并于该年10月开始有了一些收入,2022年,奥创光年就已经进入了商业化拓展的阶段。2023年,奥创光年全年合同金额已经近亿元。

  在产品上,奥创光年团队已推出SaGa视频内容生成模型及Mogic Content AI Studio(CAS)全链路营销平台等产品,为企业客户提供从内容洞察(CAD)、营销决策、内容生成(CMP)、智能投流到内容管理(DAM)的AI全链路营销解决方案。

  用杨海的话来说,奥创光年的主营业务就是规模化的SaaS产品和提供结合技术的服务。

  此前,奥创光年与国内某新消费雪糕品牌共同完成国内首支AI制作的风格化广告片,也曾通过文生商品视频技术,为某一线口红品牌通过AI prompt提示语的方式制作商品宣传视频。

  据称,其旗下AI自动化的内容生产、管理及投放等全链路闭环产品,平均为客户公司提升10%的ROI(投资回报率),客户复购率保持在90%以上。

  在AI创业企业的商业化能力普遍受到质疑的当下,奥创光年的商业化之路何以如此顺利?

  杨海曾负责宝洁和可口可乐的品牌工作,也担任过百事可乐市场总监,在此之后,他转战互联网公司担任过阿⾥巴巴新零售市场及战略负责⼈,在创办奥创光年之前,他曾任雅诗兰黛集团副总裁,这使他兼具500强外企和互联网大厂的双重出身,又沉淀了超大型企业的管理视野。

  “在创立奥创光年之前,我们调研了差不多100家企业,都是去找一号位聊。”杨海告诉记者,之所以会展开这次广泛的调研,就是为了验证他所看到的行业痛点是否真正存在,“调研后,我们发现了所有人共同的痛点”——市面上的企业管理层对短视频营销等方面只是有模糊的观点,虽然不明确他们到底想要什么,但知道这是未来一定要去布局的。

  调研过程中,一些知名企业高管的反馈给了杨海信心,“百事可乐的CEO,也是他们数字化的一号位,他脑海中对于这件事的蓝图和我们几乎是一样的。”

  基于自身丰富的职业经历,在创业之初,杨海便对奥创光年的商业化之路有着充分的把控和精心的设计。

  “AI是我们的内核,营销是我们的阵地。”杨海说。在他看来,长期来看,AI或将改变整个品牌营销行业,并至少会对营销行业产生两方面的深远影响。

  一方面,AI将有效提高营销内容的生产效率,“现在的媒体环境对内容的消耗量会越来越多,这已经不是传统公司靠人剪片子就能满足的。”另一方面,杨海认为,AI可以在营销行业展现出强大的想象力。

  Al+ 营销六大领域应用 图片来源:《人工智能与营销新纪元:2023 AI+》

  杨海提到,如今的消费者也不一样了,这也是品牌营销需要AI进一步加持的原因之一。

  “品牌和消费者的关系改变了,原来品牌是高于消费者的,现在品牌与消费者是平行的。”杨海说,如今的消费者选择很多,就有了更高的主动权,品牌便需要围绕消费者进行发展。

  “客户第一,我觉得这是我们在阿里学到的。”杨海对记者提及,他的职业生涯起步于宝洁的销售工作,“这段经历告诉我,需要聆听客户。之后我做了市场工作,操盘过10亿乃至百亿的品牌,也做过业务的一号位,这些经历告诉了我怎么去解决市场上的问题。”

  如今,奥创光年的客户池中70%以上的客户为各行业的头部公司,包括百事集团、华润集团、欧莱雅集团、雅诗兰黛集团、联合利华集团、庄臣集团、赛诺菲集团以及阿里巴巴集团等国际一线品牌集团及电商平台。

  事实上,市面上不乏一些因为出色的技术突破而估值猛涨的公司,因ChatGPT而备受关注的OpenAI就是代表之一。

  2023年底,“AI新星”AI视频生成公司Pika Labs又在硅谷迅速爆红。公开报道显示,Pika1.0能够生成和编辑3D动画、动漫、卡通和电影,只有4个人,成立仅6个月就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总金额5500万美元,估值超10亿元人民币。

  对这些引爆全球关注的商业故事,杨海的观点很冷静。他说,他从来没有追求过创立一家一炮而红的AI公司。

  “这类公司的特点是‘憋一个大招’,然后用它去做裂变。而我属于踏踏实实服务好每一个客户。”杨海认为,奥创光年选择的路线更为稳健,“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需要在技术上永远保持领先性,一旦技术被迭代以后就没有壁垒了。”

  在杨海看来,虽然个别此类公司能够在短时间内声名鹊起,但壁垒并不厚,“很多运营的工作、与企业理解有关的工作,也是一家公司在市场上不会被替代的主要原因。”

  “我们根植在中国,知道核心在于业务创新。技术上我们要做到领先,但在技术上做到绝对创新不是我们追求的重点。”杨海说。

  杨海告诉记者,新的一年,奥创光年希望能“双翼齐飞”,一方面继续服务大客户各类场景需求,一方面拓展SME客户(小型和中型企业客户)。

  记者了解到,面对中小客户,奥创光年采取了与面对大客户时不一样的产品策略,会推出标准化的SaaS软件。

  此外,在横向行业应用方面,奥创光年会由此前专注的美妆、食品、医疗等领域,逐渐向手机、数码、小家电、金融、服装BOB半岛、文化等更多行业场景渗透,并持续训练各行业的领域模型。

  在纵深方面,奥创光年正试图覆盖用户更多的核心应用场景,会根据客户的个性化场景需求,探索AI技术在品牌传播、会员运营、新品研发、矩阵号获客、直播营销等领域的应用。

  发展至今,杨海认为,奥创光年已经完成了0到1阶段的建设,而在1到10的阶段,奥创光年的目标就是“快速增长”BOB半岛。

  “没有这个梦想支撑,我们很难面对这么多困难。”不过,杨海认为,AGI只是一个手段和路径,有望改变营销的现状,让营销人才的精力和品牌运营成本更多放在创造有价值的营销创意上,“这是我最大的梦想。”